關於部落格
一些花蓮的老照片...書籍的介紹
  • 269969

    累積人氣

  • 2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老照片的歷史價值

     對一般人來說,照片或圖像可能只是單純的用來記錄下人生的一些重要時刻,或是一些美麗的風光罷了,但是對於研究歷史的人來說,這些照片或是圖像,往往也有一些不為人所知的歷史訊息,或是記錄城市的變化,或是傳遞已經消失的風景,或是刻劃歷史重要的一刻,或是無意中透露出那些過去的氛圍。無論如何,這些老照片或是圖像,對於現在人來說其實也是研究歷史的利器,俗話說「有圖有真相」,一張傑出的老照片之中所能訴說的,往往勝過千千萬萬的文字。在台灣地方文史的研究中來說也是如此,由於歷史因素許多台灣早期的歷史資料流失,所以相對的往往透過一些對老照片的解讀反而能發覺出之前資料所未提到的一些訊息。

    以我個人為例,透過這些歷史圖像往往可以找到一些文字所無法傳遞清楚的訊息,甚至於有些文字沒有記錄下來或是語焉不詳的地方,一張清楚的照片就足以說明那些曖昧的部份,撥開歷史的迷霧,還原出原本的面貌。

152dd2279ae5d5.jpg

〈澄臺〉,1900年以前

152dd227a926cf.jpg

〈澄臺〉照片中匾額部份,1900年以前

    上圖是清代台灣八景之一的「澄臺觀海」的實體照片,清代文獻中的澄臺位於台灣府城台廈道衙署的後院內,地點在現在台南市永福國小,康熙三十二年巡道高拱乾先是在此地蓋了斐亭,後來在斐亭一旁又興建了澄臺,澄臺樓高二層,登臨可望大海,所以在清代的台八景中就稱為「澄臺觀海」。但是清代的澄臺建築外觀看起來如何?如果只靠清代所留下的木刻版畫大概很難推測,而以往所延用的澄臺照片為多年前自國外印刷品所翻拍,看起來模糊不清,若是有一張清楚的照片相信對於清代澄臺的面貌以及建築特色的了解會有更大的幫助。在日本治台之後,台灣道署被日人改為台南縣署和台南廳署,過不久大多數清代的建物就被拆掉,之後相關的影像資料更難尋覓。

 152dd2382a0683.jpg
〈高津慎及其題辭〉,明治三十三年(1900)

    俗話說:「禮失求諸野」,這句話的確有幾分道理,2012年日本舊書市場散出一些台南老照片,拍攝年代大約是1896年到1900年之間,照片的主人是曾經擔任過澎湖廳長的高津慎或是其親友,這批照片一出就在台灣的文史同好間引發搶購,其中這張〈澄臺〉賣者不敢確定這張照片的拍攝地點,只說可能是在台灣,但是照片中那方高懸的「澄臺」匾額卻引起我的注意,這張內容為閩式建築物的老照片,會不會就是清代台灣八景之一的「澄臺」?在無他人購買的情況下我順利購得這張照片,收到照片之後再和傳世的澄臺照片比對,這才確定這張照片的確就是清代八景的「澄臺觀海」,同時也可能是目前台灣所能找到的澄臺唯一實體照片。由於照片相當清楚,對於以後若要了解澄臺的建築特色而言有相當的幫助。可見得在歷史研究之中,圖像往往可以和文字相輔相佐,前人有云:「古之學者,有左圖右史之設。」歷史圖像對現在的我們來說,不僅僅只是發思古之幽情,往往也是重要的學術資料。


 
    而這些圖像的來源通常有三:老照片、繪葉書、書本雜誌報紙等。
 
    每當我們外出旅遊或是在一些親朋好友聚會的場合之中,難免就會忍不住拿出手機或相機來拍幾張照片留念,就這樣日積月累下來,往往會累積不少充滿個人回憶的照片。其實一般人家中或多或少都有這樣的照片,只不過可能是爸媽或是長輩所留下來的,這些照片或許大多不是彩色而是黑白,但是卻可以讓我們從中窺見過去的一瞬間,老照片的價值絕對不是單純的記錄那一瞬間,而有更多歷史方面的價值。
 
    我個人覺得老照片始終是以圖像追溯研究歷史時,最佳的工具之一,而其中有以家族相傳的老照片最可靠。因為家族所傳承下來的照片,拍照的年代以及照片中的人物背景大多清楚可考,而且從前照相昂貴,通常是紀念某事或婚喪喜慶等場合才會請攝影師來照相,既然照片是先人所遺留或長輩所擁有,那麼調查照片的拍攝目的或地點也相對容易多了。
 
    除了老照片之外,古老時代的明信片往往也有許多往昔珍貴的圖像資料,通常這一類印有照片的明信片叫"繪葉書",繪葉書,也就是風景明信片,明信片是日治時代常見的通訊方式,而常在背面搭配各式各樣的繪畫或是照片。繪葉書所選印的圖片可能是繪畫、風景照片、商店或旅館宣傳照、新聞記錄、官署建築…..甚至於學校都會發行繪葉書。這些繪葉書大多搭配封套,有些甚至於會請名家設計封套,使得繪葉書除了有商業宣傳之外還有藝術價值。由於目前有許多帶有珍貴圖像的照片是日治時代所出版,所以我們也就將"繪葉書"這三個字沿用下來。幾乎日本統治台灣後不久就發行繪葉書了,這些繪葉書的內容包羅萬象:風景、人物、海報、攝影、廣告…幾乎無所不包,在早期攝影相當昂貴的情況之下這一類經濟實惠又能讓遠方親友見到此地特殊風物的明信片自然就受到極大的歡迎,而許多珍貴的歷史圖像在原始照片已經不存在的情況下,也幸運的透過這些繪葉書保存下來。
 
    但是繪葉書也有缺點,其一就是因為繪葉書都是印刷品,所以在圖像的品質上就不如照片那麼的清晰,在一些細節部份可能就沒辦法像照片可以放大研究。此外就是當時許多繪葉書都是由出版商向攝影者購買再製版印刷發行,所以偶爾會發生張冠李戴的現象,例如以原住民為主題的繪葉書中偶爾會有標錯族別的例子。
 
    此外,書籍或是報紙雜誌等也往往是珍貴的圖像來源,以出版於昭和八年的《東台灣展望》一書為例,這本大書是目前研究花蓮台東早期歷史不可欠缺的重要工具書,以其大量而且印刷精良的圖片聞名,不但保存了許多已經消失的花東官廳建築照片,更是了解日治時期東台灣的重要史料。此外如《台灣日日新報》也有不少當時新聞記者所拍攝的照片。
 
    這些老照片或是圖像,我們可以從其中發現那些有趣的地方呢?
 
    以花蓮為例,由於花蓮在戰後公家檔案曾經因故付之一炬,再加上地方文史在之前也未受重視,所以有許多帶有深厚歷史意義的景點就在無聲無息之中默默消失了,事後在沒有文字資料的情況之下往往只能透過訪問地方耆老來求證其事,可是隨著歲月流去記憶也往往會變得不是那麼可靠,這時候如果有一張清楚的照片出現來作為證明,那就是非常可靠的證據。
 
    在這邊我就舉出兩個例子,說明一下老照片在文史研究上能帶來怎麼樣的幫助:
 
    以曾經聳立在玉里街上的「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來說,這是日本在大正年間為了紀念八通關越道路的鑿通而建立的紀念碑,最初是以木柱為之,大正十年改為水泥或石柱,之後在玉里街上整整站立了四十多年,一直到1960年代被強制拆除為止。
 
    由於早期的圖片資料大多是1920~1930年代間所拍攝,當時照片中就是一個紀念柱孤獨的立在路邊,而《東台灣展望》一書中的圖版也是單單拍了根柱子把背景都去掉。所以後來有人做田調時有些老人家說起點標旁邊有鳥居、有些說是石燈…種種說法不一而足,而這些疑問一直到尋求到一張清楚的照片才宣告解答。
 

152dd24b229bea.jpg
〈三月十日陸軍節玉里街頭演習〉,昭和年間

 

 

 

    在這張戰爭時所拍攝的照片之中,畫面右邊清清楚楚的拍下了「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以及另一個僅見於山口政治《東台灣開發史》一書中所引用照片內的「新高登山東口」標,這張照片告訴我們:玉里街上當年除了八通關越道路起點之外,旁邊還曾經有一個新高登山東口標,而在這些紀念碑旁邊通往玉里神社的路口,則立著一對華麗的石燈。
 
    這張老照片在歷史地理的考證上,最明顯的作用是幫我們確認了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的正確位置以及新高登山東口標的存在。雖然在山口政治的書中收有新高登山東口的照片,但是無法由背景去確認正確地點,《東台灣展望》的照片亦是如此,《東宮殿下奉迎記念寫真帖》以及《地理大系》等雖有全景照片,但是並非《東台灣展望》那一代的起點標,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的正確位置,我們仍然需要仰賴這樣的全景照片。而此照中的新高登山東口標,也喚起了玉里昔日亦為登玉山的登山路線之一,這段歷史仍然有待追溯和整理。
 
    除了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之外,近年來花蓮港分屯大隊將校集會所的發現,其實也是透過老照片以及google空照圖才確定的,這又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
 
    花蓮港分屯大隊是昔日花蓮最重要的軍事單位,曾經參與過太魯閣事件、霧社事件等台灣近代史中重大歷史事件。戰後該地為國軍所接收,一樣做為軍事基地沿用至今。
 
    這樣重要的軍事基地,自日治時期就有印製繪葉書,戰後因為被國軍所接管,整個基地變成軍事重地後一般人根本無法接近,更別說拍照了,所以戰後相關的圖像幾乎沒有留下。而前年透過一張日治時代老照片的追索,意外發現花蓮港分屯大隊仍然有重要的軍事建築遺留下來……
 

152dd256f01fc8.jpg
〈遠眺花蓮港分屯大隊〉,約1920年代

 

 

 

    這張日治時期的老照片原本是一整本相簿內的其中一張,但是當年持有者將其割裂後一張張出售,我印象中有相當多新城一帶的軍事照片,但是奈何阮囊羞澀的情形下無力全部買下,最後那批照片中我只購得三張,這三張照片中又以這張花蓮港分屯大隊的照片最為重要。

152dd263acee57.jpg
1920年代花蓮港分屯大隊隊員相簿內頁
 
    在這裡我想要提出一點:假如諸君有機會收藏整本老相簿等或是已經擁有,請千萬不要將這些相片自相簿中撕下或剪下,因為這樣就破壞了相片原本主人所營造出來的完整性以及記錄性。許多老相簿內可以見到許多當年相片中人以端正的毛筆字所寫下的姓名或是時間地點,假如將照片撕下或割裂,這種時空的連貫性也會中斷,甚至於對於我們日後研究這些照片增加困難度,所以想要研究老照片文史的同好,如果有機會買下一整本相簿的話就買下去吧!
 
    回到花蓮港分屯大隊,這張花蓮港分屯大隊的老照片拍攝年代介於大正年間筑紫橋的繪葉書和《東台灣展望》成書的昭和八年之間,照片中的筑紫橋已經從帶著濃厚日本風情的木橋改建為更堅固的水泥橋樑,後方也多了一棟大型的建築,這就是花蓮港分屯大隊的隊本部,而遠方山坡間有一棟造型美麗的建築物,看起來小巧但是極有氣勢,就位居能夠俯瞰整個隊部的山腰上,這是什麼樣的房子呢?雖然花蓮港分屯大隊那棟龐大的營舍已經不在了,但是這一棟小官舍會不會有萬分之一的機會很幸運的還存在?

152dd274f10ba4.jpg
〈遠眺花蓮港分屯大隊〉局部,約1920年代

    將照片局部放大,可以看到那棟建築物前面搭有一個花棚,再從《東台灣展望》一書中介紹花蓮港分屯大隊的章節內,其中有一張將校集會所的建築物就是這張照片中的房舍。

152dd274fd0d0c.jpg
〈分屯大隊の二〉,引自《東台灣展望》
 
   從建築物的外觀以及細節看起來這兩張照片中的建築物是同一棟,只不過是拍照年代不同罷了,顯然一開始的那張遠景照年代比較早,所以將校集會所前的花棚看起來剛剛搭好不久還未種下植物,而《東台灣展望》一書中的花棚就已經攀滿草木了。
 
    只是花蓮港分屯大隊現在已經是花蓮憲兵隊誠正營區,其實仔細算算這邊自日本來台灣之後一直到現在始終都是軍事區,一百多年了,營區內到底是什麼樣子我們老百姓在圍牆外也看不出來,不過畢竟現在是科技化的時代,雖然沒有辦法親自進入勘察,不過現在的google空照圖多少可以幫我解決一些疑惑,當我在電腦螢幕前打開google地圖時,意外的發現在現在憲兵隊旁邊的山腰上有一個長方型的古老屋頂,看起來正好就是照片中將校集會所的位置,這一棟日治時期的高級軍官休息室兼辦公室有沒有可能還留存到現在?
 
    後來我想到憲兵隊對面是古蹟將軍府,由花蓮民生社區管理,我打電話請教民生里里長知不知道這事,里長伯想了想之後說以前參觀憲兵隊時好像有看到過,這讓我對這棟歷史建築的存在更有信心,後來在一次的座談會中告訴文化局人員。花蓮縣文化局在幾天內即向憲兵隊提出參觀要求,進到基地內之後果然確認了將校集會所至今猶在!後來《聯合報》、《自由時報》等均刊出相關新聞,花蓮又多出一個比松園更古老更重要的軍事建築。


152dd28b1527d1.jpg
〈在花蓮憲兵隊內將校集會所前合影〉,2011年6月


    2011年六月民生社區舉辦活動,軍方邀請參觀,稍後我與潘繼道老師、黃家榮助教等也在民生社區以及軍方的協助下進入參觀,花蓮港分屯大隊將校集會所的存在獲得確認!軍方也知此為重要歷史建築,所以一直維持的很好。

    近年來,隨著二次大戰期間花蓮港分屯大隊曾經作為羈押英美將領的俘虜營這段歷史的披露,花蓮憲兵隊誠正營區再次成為花蓮文史界的焦點,隨著戰俘營紀念碑的揭幕,將校集會所又搖身一變,成了花蓮戰俘營資料館,這棟走過漫長歷史的古老建築物雖然還未提報古蹟,但是我相信以大家對它的重視,一定會長長久久的保存著,做為它在花蓮歷史中的見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