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些花蓮的老照片...書籍的介紹
  • 27283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年8月10日,致花蓮憲兵隊某官函

       首先,現在的將校集會所其實就是一個活生生的歷史教材,不是說列為歷史建築或者是指定為古蹟之後,它才會因之產生歷史意義或價值,當然有著古蹟的頭銜是很好聽,但是以目前來說也沒必要一定需將之恢復到日本時代的模樣。我個人的想法是,這棟將校集會所的建物,在落成至今是一直被使用著,無論是日本人或者是現在的中華民國國軍,都是這棟古老建築悠久歷史中的一環,無論是誰或怎麼去使用它,所產生的痕跡或是印記早就被納入歷史,這棟建築物無論是叫將校集會所或是憲兵隊招待所,都是它歷史的一部份,不宜遽然切割,不是它在戰後就中斷在那邊,就凝結在那個時代。台中車站是二級古蹟,但是卻也沒有因此就規定一定要是蒸氣火車頭才能行駛,各式各樣的現代化設備甚至於7-11都進駐在台中車站,但是這依然無損於它作於古蹟的價值。在我的立場,花蓮自清代一百多年來天災人禍不斷,再加以二次大戰戰火摧毀,這棟建築物能夠保留到現在,足夠了!一定要恢復原貌,等政府真的想花錢來做測量描繪以及研究之後再說,我在中部看過太多所謂依古法重修的古蹟,儘管是真的完全按古法,但是修完後總是看起來像新落成民俗村般的感覺,將校集會所依目前看來,實在沒有徹底大修的必要,現在存在的一切,都是其悠久歷史的必然性。

 

        再者,關於展示空間的陳設以及佈置,我覺得若是以目前這樣有限的空間,假如要做等身大實物大的蠟像之類的東西,並不恰當。台灣歷史博物館是因為有足夠的空間作實物大的展示,而且也的確能傳達出展品的力量。但是若是以將校集會所這樣的一個幾乎密閉式而且又不很大的空間來說,實物大或等身大的展示空間就會讓展品顯得緊促,除了能擺設的數量有限外,也無法確切的表現出所要傳達的力度,反而會有蠟像館般的不真實感。我是覺得如果以溫萊特將軍的回憶錄中挑幾個具有代表性的場景(耕種、餵羊、遭毆、TIME雜誌那個極具衝擊性的封面)等以小尺寸約二十公分左右的模型,模擬當時的情形再加上簡單的背景,就可以給觀者極深的印象,旁邊可以加上一些當年經歷此事者的口述歷史摘錄張貼。讓這幾個具衝擊性的場景來讓觀者了解所謂的戰俘營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回事,要比單一的等身大模特兒要好得多。現在會做公仔的人不少(特別是美工科系),或許XX可以先問軍中弟兄有沒有相關民間專長的,做得好,就請長官給假,這應該會有人願意去做。

 

        第三點也就是最重要的,是我們究竟要傳達出什麼樣的史觀或是理念給觀者?大多數所謂的歷史通常是一個事實,各自表述,花蓮戰俘營的種種,日本人或美國人兩邊看起來絕對不會有相同的結論。或許我們可以挑一些大家耳熟能詳又有代表性的人為代表,透過他的一生來串起花蓮港戰俘營的歷史,而這個人又要是上級長官和當時要求國防部建碑的協會會長都能接受的,那就是溫萊特將軍。他在二次大戰中是具代表性又舉足輕重的人物,他生平的資料以及照片圖像等很容易找到,他在花蓮港戰俘營中受到許多慘無人道的待遇,這些經驗讓國民政府在戰爭結束後都要出來追究當時在俘虜營的軍官的責任。若是我,我會在進入將校集會後,先向大家介紹溫萊特將軍這個人,他的家世、他的背景、他的經歷(戰績、麥克阿瑟副手、菲律賓美軍總司令.....等)、戰時如何在巴丹島受到日軍打擊,接著就是重點了:他如何來到花蓮、如何進了花蓮港俘虜收容所、在這邊如何受到種種不人道的待遇,接著就是透過那些雖然不大但栩栩如生模型公仔,訴說當時花蓮俘虜營內發生過如何如何的諸多悲痛的歷史,這些歷史如何深刻的影響了這一位將軍。差不多介紹到這邊,花蓮港俘虜營就和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及和當時美軍遠東最高司令麥克阿瑟等就緊緊的串連在一起,龐大的歷史感就蘊釀出來了,最後,以溫萊特將軍在密蘇里艦上陪同麥克阿瑟接受日本投降,當時花蓮港俘虜營的日本軍官被國民政府從中國戰區追回台灣並因為虐待戰俘接受審判作結,這方面可以向國史館調相關文件影印本作展示。

 

        這樣所呈現出的歷史面相可能過於單一,但是我相信應該是國防部最能接受的一個觀點,同時對於台灣戰俘營協會會長、那些曾經在這個俘虜營待過的軍人以及他們的後人而言,這樣所傳遞出的歷史觀應該他們都能接受。畢竟這個俘虜營關的是美國英國的高級將領,而不是當時的台灣人或中國人,就讓觀者透過溫萊特將軍,來體會並了解這個戰俘營的種種,我想是很適當。而所謂的花蓮港分屯大隊種種,說真的以將校集會所要介紹這段花蓮港分屯大隊與花蓮這塊土地的愛恨情仇,那個空間絕對不夠,倒不如略而不提或是簡單介紹,因為建碑是目前的重點,既然作業這麼趕,不宜節外生枝。

 

        最後就是關於文創商品的事,我以為,戰俘營中所發生過的種種是人類歷史中極端醜惡的一面,這樣的歷史沒有絲毫的光明面可言,面對這一段人類史上如此的醜惡歷史,我們要賣什麼?公仔?模型?明信片?骨瘦如柴的絨毛俘虜娃娃?戰俘營所發生過的一切需要莊重看待,不宜戲謔輕視。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就沒有賣這樣的所謂文創商品。假如一定要賣什麼?建議國防部向溫萊特將軍後人買下回憶錄中文版版權,翻譯後在這裡出售。

 

        以上今天在參觀過後的一點心得,希望對XX你能有所幫助。

以上是信件全文,我不否認信中所要傳遞的史觀是偏頗的,因為當時我還未見到一些研究者,也還沒有見到真正在花蓮戰俘營內工作過的人(是的,後來我見到了),還沒有真正去思考過一些事情。但是如果有關注這件事情的人,應該可以從中隱約看到一號人物──何麥克。台灣整個關於戰俘營的文史研究現在是被他牽著鼻子走,史觀也被他所扭曲。原本我有位朋友要拍花蓮戰俘營的紀錄片,在訪問過一些人後發現:這之中何麥克的陰影太龐大,我們看不到真正的歷史,特別是台灣人在戰俘營中的角色,這點何麥克從不關心,如果不去詢問田調,可能沒有人知道台籍人士在戰俘營中任職者,有人在盟軍來後被當場未經審判直接槍斃,有人被判死刑,更有許多人被判重刑關押多年......

所以我後來曾寫了篇日記,用很隱諱的語句說一些事:


關於這座紀念碑,雖然報紙有報導過,但是有一點可能是大多數人不知道的:這座紀念碑的建立是出自於一位西方人,他對於二次大戰台灣戰俘營的研究精神讓人欽佩,但是他的強勢作風讓目前台灣這段歷史的詮釋只有一種聲音存在。這座紀念碑的設立以及內文甚至於位置都出自於他的意志主導,我聽過另一種聲音,是當年曾經親身經歷過的當事者親口所說,我想去年花蓮也有些人聽到過,兩種聲音其實不太合榫,但是我們現在就只聽到這段刻在綠色蛇紋石上以及旁邊那塊以堅定的語氣寫在蒼白說明牌上的聲音。

我想說的是:事已至此,那就不是歷史,而是政治了。


若是真的對於花蓮戰俘營有興趣的人士,請務必要謹慎思考與研究,何麥克賜予我們的種種,問題非常大!國防部和國史館都被他牽著鼻子走,這是目前的事實,如果需要研究的人,請透過別的管道,至少我知道中研院的歷史學者,是親自田調,默默研究。

《山城歲月》部落格內有一篇〈碑/悲〉的部落文,對於台灣二戰中戰俘營的歷史研究中何麥克的角色問題也有討論,請有興趣的人仔細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