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些花蓮的老照片...書籍的介紹
  • 28124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奇密社事件(大港口事件)小考



這篇小短文是十多年前洄瀾文史工作室剛出版《歷史花蓮》一書時所寫的,當時就一股作氣在圖書館中翻翻寫出來,寫到吳光亮因此事被賞黃馬褂就寫不下去了,原因我說不出來,當時看到歷史這樣進展就覺得好像很悶似的。

這篇文所稱的「奇密社事件」現在學界一般稱為「大港口事件」,是東台灣歷史上極嚴重的一次原住民和漢人之間所發生的武裝衝突,而以漢人將領吳光亮用記誘殺百餘名阿美族壯丁結束。這件東台灣歷史實在慘烈非常,連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特將此事件列為原住民族重大歷史事件,近年來相關的討論和研究、調查以及口述歷史報告也開始多了起來,當年吳光亮屠殺阿美族壯丁的事件現場至今猶存遺跡,其實是可以要求官方將之指定為歷史遺跡。

印象中我高中時就在《花蓮縣志‧大事記》中看過奇密社事件,但是介紹不多,這篇自己在十多年前寫的其實也不好,用的史料全部都是當時漢人的官方觀點,缺乏原住民那一邊的聲音,所幸這點已為近年學界大量的調查報告所彌補,但是花蓮知道奇密社事件的人仍然不多,和日治時代日本人和原住民之間的衝突相比,這件漢人和原住民之間的大規模衝突事件,在現在以漢人為主導的台灣社會中,仍然欠缺一定的政治正確性。



在洄瀾文史工作室所出版的《歷史花蓮》一書中有提到光緒三年所發生的奇密社事件,但是對於奇密社事件的起因以及發生經過有語焉不詳之處,而對此事件造成吳光亮誅殺一百六十餘名阿美族男子,甚至於因此造成大港口阿美大遷移等重大歷史事件等,皆略而不提,對於一本介紹花蓮歷史的書籍來說,此誠屬重大疏忽。

奇密社事件,發生在光緒三年,西元一八七七年,在早期的花蓮開拓史中,大概是僅次於八通關開闢的重大事件了,但是一般的書籍中幾乎對於此事都記載的不清不楚,或人言人殊,但是在港口阿美的族群記憶中,他們都一直清楚的記得,清朝的那位「吳大人」是如何的用計誘騙已經投降的阿美青年前去送死,清兵的殘酷使的他們紛紛向南北遷移。

首先,我們先看看《歷史花蓮》一書中對奇密社事件的記載:
 


    『1877年,後山駐軍統領吾光亮正積極開拓山路,當工程推進到水尾﹝今花蓮瑞穗鄉﹞與大港口﹝今花蓮豐濱鄉﹞之間的道路時,附近的奇密社﹝今瑞穗鄉奇美村﹞不服,在殺死通事林東涯之後,向拓墾的部隊進攻,吳光亮於是出兵予以鎮壓,官兵雖有軍事上的優勢,但原住民利用熟悉的地形,在山間進行游擊戰,官兵行抵烏鴉石﹝今瑞穗鄉附近﹞,中原住民埋伏潰敗,奇密社趁機連結大港口南岸的納納番社,﹝今豐濱鄉靜浦村﹞,南北相互呼應,由於情況緊急,駐軍統領吳光亮於是向北求援,調來台北府孫開華的兩營兵力,台灣鎮總兵沈茂勝及周懋琦所部,亦均派兵前來支援,海陸兩線同時進攻,奇密社終於不敵。整個事件從七月暴發,一直到年底,前後近半年時間,奇密社事件方告解決。』

    所謂事出必有因,雖然說一般的說法,都以原住民不滿吳光亮欲開通水尾到大港口的道路為原因,但是最跟本的導火線,決對是肇因於林東艾被殺﹝一說林東涯,今取林文龍在《吳光亮傳》一書中的說法,定為林東艾﹞但是殺人的是不是奇密社呢?奇密社殺林東艾之說,未見於《花蓮縣志》而見於日治時期日人所編的《番政志》中,而在清朝的官方檔案中以及《大莊沿革史》中的說法,皆說殺林東艾的是阿棉,納納,烏漏,而未說殺林東艾的是奇密社,可見得《歷史花蓮》一書中根z!的是《番政志》的說法,我以為《番政志》的說法可能有誤,在事件一開始殺死清人的不是奇密社番,而因該是大港口的阿棉、納納以及烏漏等社。但是殺人的地點可能就在奇密社所在的烏鴉立附近。

    林東艾又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在《台東州採訪冊》中有說:「林東艾,台灣淡水人。光緒元年,充後山通事。隨提都吳光亮開中路,沿途招撫番社,以功保把總。﹝光緒﹞二年十一月,在擠巴摘山巔遇山番,被戕。」

    在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出版的《大港口的阿美族》一書中對林東艾遇害有較為詳細的描述,今摘要如下:
     
    『根據阿美人自己的傳說,當時總通事tugsu tagai﹝東涯﹞住在tsiporan﹝今港口村所在地﹞,此人作威作福,到瑞穗去開會,要港口阿美青年抬轎去,到奇美附近與阿美人不合,青年將他摔死。』

    吳光亮欲開闢到大港口的道路遭當地原住民反對,很可能和這位林東艾有很大關係。林東艾被殺,發生在光緒三年七月,當消息傳到璞石閣的吳光亮耳中時,由於林東艾是他身邊的人馬,因此決定『痛加嚴勦,以張天威』﹝吳光亮著〈化番俚言〉序﹞。


二  事件經過

發生在光緒三年的奇密社事件,雖然距今已久,但是在清代的官方文書以及一些地方性的方志中仍有詳細的記錄,以下我先從發生一直到年底平定為止,按照時間順序一一列出,資料的來源包括《大庄沿革志》、《抗法名將孫開華事蹟考》、《清德宗實錄選輯》、《大港口的阿美族》、《臺東州采訪冊》等書中輯出:


光緒三年(1877)

        ◎吳光亮欲開闢水尾至大港口道路,沿的阿棉、納納兩社不服。
 
七月◎殺通事林東艾。(臺灣通史、台灣番政志,臺灣文化志等書作林東涯,今從臺東州采訪冊作林東艾,後不贅述。)

        ◎彼時林東艾居tsiporan,此人作威作福,要到水尾去開會,要二社青年抬轎去,到奇美附近與阿美人不合,青年將他摔死,其隨從之漢人逃到水尾去報告。

        ◎烏漏社人判亂,在迪佳庄(玉里三民)將清人殺死,據報駐紮在大庄的士兵和駐在璞石閣的士兵聯合向烏漏社征伐,因此太巴塱(今光復富北村)、馬太鞍(今光復鄉大馬、太平村)、大港口(今秀姑巒溪出海口)等地之番人加入烏漏社,七月四日在烏漏社的西方交戰,降服太巴塱、馬太鞍,在烏漏社及大港口社之兵向大港口逃竄。

        ◎七月,中路阿眉番,阿棉納納等社復叛,時吳統領光亮駐璞石閣,檄林參戎某(疑即林福喜)率線槍營進紮大港口彈壓。行抵烏鴉石,中伏而敗,退守彭仔存。吳統領飛調前山各軍援剿,臺北孫軍門開華率擢勝二營由海道,臺南沈總鎮茂勝率鎮海左營,周太守懋琦率開花砲隊由恆春陸路馳援。(此條為《台東州采訪冊》所載)

七月二十九日
        ◎吳光忠隊長攻大港口,不幸大敗,自加走灣(今台東縣長濱鄉)出成廣澳(台東縣成功),越過紅座(今玉里安通)而逃回璞石閣。(據<抗法名將孫開華事蹟考>一文:戍守該地的林福喜,吳光忠等人往討,因只帶一小隊人馬【四十人】遂為番所阻,官軍敗走。)

九月十九日
        ◎再增兵力從成廣澳向北進攻大港口,又出師不利敗北,二十一日回璞石閣。

九月二十一日
        ◎駐在璞石閣的吳統領大怒,向恆春及卑南的駐兵求援,並在附近的平埔中募集壯丁,由紅座到成廣澳,援兵欲在成廣澳登陸會合,在二十六日出發。

九月二十八日
        ◎到達sibuden(似為掃叭頂,即今瑞穗舞鶴村),吳總長親自到廟宇參拜,祈求戰勝。番人趁此際包圍之,後來被擊退,又追擊山胞到納納社(瑞穗鄉瑞美村),番人心慌,一部份投降,一部份往拔仔(同上富源村)方面逃走,(吳光亮命令)不得欺壓投降者。

十月
        ◎閩浙總督何璟、福建巡撫葆亨、總理船政大臣吳贊誠以山胞戕殺官軍,罪不容誅,飭孫開華選帶擢勝營兵,添調鎮海左營及開花砲(原字是一個石和一個駁相合的字,因為我不會打,因此用砲這個字代之,後仍之)隊,前赴後山和吳光亮軍會合,以收夾擊之效。

【光緒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丙子),諭﹝軍機大臣等﹞】:
        『何璟等奏「剿辦臺灣後山兇番情形」一摺,臺灣後山中路阿棉、烏漏兩社兇番梗化滋事,經吳光亮率隊攻破烏漏悍巢,阿棉、納納等社尚敢糾眾抗拒;官軍拔柵進戰,突有另股繞後攻擊,以致先勝後挫,亟應添兵助剿,以儆兇頑。何璟等現已飭孫開華選派兩營並添派沈茂勝一營,均赴後山助剿,應需軍火糧米飭夏獻綸力籌運濟;即著檄催該員等剋期取道前進,會同吳光亮相機剿辦,迅將烏漏餘黨及阿棉、納納等社兇番大加懲創,以免他社效尤。該番如果悔罪,仍準寬其既往,予以自新。一面安撫善良,俾資觀感;毋得滷莽從事,波及無辜。副將林福喜、吳光忠先勝後挫,失亡哨弁,姑念力戰受傷,著從寬摘去頂戴,責令立功自效,以贖前衍。』《清德宗實錄選輯》


十一月七日
        ◎孫軍自基隆配船,翌日抵成廣澳。

十一月二十三日
        ◎駐紮彭子存。吳光亮聞知孫軍已至,乃依吳光忠,林福喜二人前往引導。吳林二人行至距彭子存二十里之處,納納社山胞已在水母丁處攔截,雙方死傷數相當,幸孫開華軍馳至夾擊,山胞始退。

        ◎十一月,孫軍門軍至成廣澳,而沈、周之軍尚未到,林參戎復率線槍營偕吳復將世貴(林文龍以為世貴可能為吳光忠之字號,見《吳光亮傳》頁51)飛虎軍右翼及羅都司魁先鋒隊往攻,復敗於田寮。羅都司力戰而死。(此條為《臺東州采訪冊》所載)


十二月十一日
        ◎吳孫兩軍進駐加走灣,翌日進駐水母丁要隘,遇山胞一千餘人,分路進拒,孫軍奮勇迎戰,將其首尾隔截,陣斬紅衣番目數名,另死者十餘名,乃敗向高崁深菁而逃,負險守益固。孫吳兩軍原想合圍兩社,早日平亂,然因連日大雨,不果行。

十二月十八日
        ◎雨歇。

十二月十九日
        ◎決定先破納納社,再由海道進攻阿棉社,由於出「番」之不意,兼之孫吳將士用命,乃破納納社,番眾逃往阿棉社,阿棉社比納納社更形險要,且築有砲臺,番多而悍,攻取不易。然因納納已陷,犄角之勢不成,故由孫軍以開花砲作正面攻擊,另派隊繞襲其後,並揮精兵鳧水奪筏,中午時分即將阿棉攻破。此後阿棉、納納附近各社紛紛求撫,如秀姑巒之拔子庄、馬大鞍,大巴塱三大社亦經薙髮歸順,聲稱不復反叛。

        ◎十二月,援軍齊集;孫、吳二軍門督率各軍及南路同知袁聞 所調中路各社熟番合力進剿,平之。(此條為《臺東州采訪冊》所載)

    而在《大港口的阿美族》一書中是這麼記錄的:『(在殺死林東艾後)而阿美青年亦回社告急,時頭目majaoapin(即清朝官方文書之馬腰兵)是tsilagasan氏族的族舅,即動員年齡組織,以便應戰,三戰兩勝,majaoapin遂成為港口人心目中的大英雄,尤其最後一戰,在港口對岸靜浦沙灘上展開,清兵有槍有馬,港口人雖亦有槍但以佩刀為主,majaoapin殺死清兵很多,但終由清兵援軍越來越多,港口人卻越來越少,最後majaoapin越河率領族人向北方逃亡。』

三  大屠殺

    『或傳:敵番既乞降,吳光亮命曰:「汝等果有意歸順,明春約期各番負米一擔,來營獻繳,以證投誠真情。」番人諾之。四年正月二十七日,咸履約而至。吳光亮乃集於營內,緊閉營門,令兵勇槍殺之,總數一百六十五人中,倖免遁還者僅五人矣。』伊能嘉矩《臺灣文化志》

    光緒三年十二月,在歷經清廷一連串的剿番行動之後,秀姑巒附近的三大番社自願薙髮歸順,聲稱永不再叛。然而北路岐萊的加禮宛社熟番,因受臺灣居民潘蝠惺,及附近沙老社番的牽制及相助,加禮宛社特派十人前往迎接馬腰兵,歸順諸社聞訊,乃槍斃其中一人,餘人逃回。馬腰兵見勢支拙,乃托人要求歸順。但因馬腰兵手下尚有竊買硝磺,煽動同類,欲在清廷官兵撤退後再築舊圍與官軍相抗之打算,故孫開華、吳光亮均嚴陣以待。

    光緒四年正月二十三日,阿美社番一百四五十人來營欲投降,見營中有準備,乃四向奔逃,弁勇尾追之,殺番人十餘名,馬腰兵等率餘黨竄伏思髻山下煤礦中,經四面圍捕,捕獲馬腰兵以下首領五名,一律正法。此役共斃山胞一百六十餘名,並將該社潛藏之姑律、大蘇圓等地皆予焚毀。然而因為所殺人數實在過多,何璟等疑其有濫殺之嫌疑,故再行覆查,確無濫殺,方行上奏。孫軍在亂平後,由成廣澳回抵基隆,擢勝左後營仍留防該地,左營則分屯臺北海口一帶?                  以上輯自《抗法名將孫開華事蹟考》

    無論是清朝官方記載,或者是地方性的方志,又或者是人類學者自大港口的原住民所採得的傳說,都證實了在光緒三年的大規模軍事行動之後,清軍曾有計劃的對阿棉、納納等社餘眾展開一場屠殺行動。其中一致相同的地方,就是被害者的人數;官方文書說約一百六十餘名,《大庄沿革志》稱有「百八十餘名」,《台灣文化志》則說遇害總數有一百六十五人,而《大港的阿美族》則稱有百餘男子遇害;諸家說法脫離不了一個事實:當年遇害人數至少有一百五十人以上。以當時散居東部的原住民來說,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以《臺東州采訪冊》中所載約光緒十九年到光緒二十一年之間的統計數字,納納社中的人數,則真正的死難者不知道有多少?

    但是對於屠殺的過程,卻是人言人殊。這一百多人的遇害,是否真的像清廷官方所說的那般是派兵四面追捕而後擊斃?流行在民間的說法,便和官方是幾乎截然不同,而官方的記載細細讀來其實也透露著若干的玄機,有沒有可能吳光亮真的像傳說般用計誘殺了這一百多位的阿美族青年,在給朝廷的奏摺上卻隱去其事,而予人「不是我要殺他,而是他要殺我,所以我只好把他們全殺了」的聯想以脫濫殺之嫌。

    除了一開始《臺灣文化志》〈抗法名將孫開華事蹟考〉的說法外,我另外將《大庄沿革志》《大港口的阿美族》中有關這個事件的記載摘錄如下:

    《大庄沿革志》:『(吳光亮)佯稱為和解而開宴會,築高丈餘城垣圍牆為會場,當歸順的山胞在上午約十時將酒和食物送到會場時,將會場大門關閉,戮殺番人,山胞壯丁百八十餘名中,認為是頭目者有十八名,將其頭首懸掛台上,以山胞送來的酒和肉舉開宴會,令士兵和壯丁切肉飲食之,停留該地一個月餘,援兵由海路,其他由陸路各自返回駐地。』

    《大港口的阿美族》:『過了一年,清兵要阿美人回tsiporan居住,並要ami男子到加走灣kakatsawan(今長濱)運糧,運回靜埔營內(今靜埔國校之左側),給百餘阿美男子喝酒,阿美人醉,清兵kapin關上大門,殺阿美人,逃出一名青年,過河通知,族人又散,紛紛向南北遷移,自此之後,港口部落就衰落了。』

    另外《臺灣番政志》也載有和《臺灣文化志》完全一樣的說法。

    而在官方的說法中,原住民是「見營中有準備」所以四向奔逃,這其中有頗值得玩味之處;阿美族的原住民是見到了什麼樣的「準備」,竟會嚇得「四向奔逃」?有沒有可能清兵在營中準備了槍砲之類的東西,早就準備來個甕中捉鱉之計?而在格斃阿美族青年之後,竟然還要焚燬姑律、大蘇圓等阿美之居住地,是什麼樣的理由使得吳光亮要用這種幾乎是滅族性的手段?

    雖說官方的記錄不詳不盡,但是使用的不是什麼正大光明的手段則是可以肯定的,比較之下,反而民間流傳的說法較具可信性,阿美族納納阿棉等社遺眾的確有意向清兵投降歸順,而且也已經把這個意思透露給吳光亮,但是吳光亮並沒有照軍機處所諭「該番如果悔罪,仍準寬其既往,予以自新」來辦理,反而「掃穴搗巢,擒渠斬攘」?

   【光緒四年三月初七日(丁已),以攻克臺灣後山納納、阿棉兩社兇番,賞臺灣道夏獻綸封典、優敘,總兵孫開華、吳光亮等黃馬褂;寬免副將林福喜等處分,並與鎮亡都司羅魁優恤。】《清德宗實錄選輯》

    在犧牲了一百多條阿美族原住民的生命之後,孫開華、吳光亮兩人各蒙皇帝賞賜了一件黃馬褂。
 
延伸閱讀:(皆為PDF檔)
潘繼道〈光緒初年臺灣後山中路阿美族抗清事件之研究
潘繼道〈清光緒初年臺灣後山中路的「烏漏事件」〉
林江義〈東海岸馬卡道族在抗清事件的角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