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些花蓮的老照片...書籍的介紹
  • 279040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花蓮南區老照片【三】



標題:玉里驛前合影
年代:昭和九年以後
地點:花蓮縣玉里鎮玉里車站前
 
內容:玉里鎮在昔日為花東三大城鎮之一,在日治時代就已經非常發達,而玉里驛全站以檜木建造,相較於當時的花蓮港驛和台東驛而言玉里驛典雅大方,別具姿態,在當時就已經是熱門的拍照地點,日本的大官只要來到玉里差不多都會在玉里驛前拍張照片,遊客途經玉里也一定會在玉里驛前合照幾張,這張照片便是當時到花蓮港神社參拜的遊客,在玉里驛前的合影。
 
這張照片的拍攝年代不詳,但是從次日在花蓮港神社所拍攝的照片判斷應該是昭和時代所拍攝,遊客身後的玉里驛顯然剛擴建完工不久,照片中門額上的泥塑裝飾為花朵狀,戰後則又改為小塔。



 
標題:1950年代初的玉里車站
年代:約1950年代初
地點:玉里鎮玉里車站前
 
內容:玉里車站昔日稱為玉里驛,為花東線上規模最宏大的木造車站,大正六年隨著東線鐵路通車到玉里隨之開站,同時璞石閣亦改名為玉里,可以想見在從前人的心目中,火車通車之後,原本不為人所知的璞石也當之隨著而為美玉,可見鐵道在昔日日本人心中的份量,可能因此車站建築上某處也留下了日本神道教中三神器之一勾玉的形象,這點請觀者自己細心去發現,我就先不說破。透過舊照片中比對可以知道玉里車站曾經有過一次大規模擴建,後由蔡龍保教授告知在鐵道部年報中有記錄:在昭和九(1934)年,台東線有改築奈敷溪橋樑、改築玉里停車場本體等兩項補充工程。可知玉里車站的擴建工程當始於該年。
 
這張照片拍攝於戰後,當時玉里驛已經改名為玉里車站,照片中一群學生似乎正要搭車離開玉里,正魚貫朝車站前進,照片中玉里車站雄偉的木造建築聳立在青山藍空之間,極為動人,車站招牌的字為手書,字為行體,蒼勁有力,這也表明這張照片是1960年代更換招牌前所拍攝。




標題:1960年代初於玉里火車站
年代:約1964年左右
地點:花蓮縣玉里鎮玉里車站前

內容:照片中的玉里火車站,是在大正六年(1917)花東線鐵路通車時建造的,從《東台灣展望》一書中的全圖看來,外型非常的氣派壯觀。

玉里車站在日治昭和九年左右經過一次擴建,當時將玉里站建築長度擴增一倍,戰爭時玉里車站的建築幸好躲過美軍轟炸,戰後繼續沿用為車站。最初戰後的玉里車站上一如日治時代無懸掛招牌,約1950年後始掛上"玉里車站"四字招牌,這塊招牌最早是手寫,後來才改為浮雕字。

這張照片是在民國五十年左右拍攝的,是我爸爸高中時的照片,照片中的玉里車站招牌即為浮雕字,這表示這張照片的年代已經到1960年後了,就在之後不久木造的舊玉里火車站就被拆除,改建成水泥車站。照片中前排右起第五位,那個留個小鬍子的中年人,是前電影明星,現琉璃工坊楊惠珊的爸爸!原來楊惠珊她爸爸曾經在玉里教書,我爸還見過小時候的楊惠珊!


標題:1960年代於玉里神社
年代:約1963年左右
地點:花蓮縣玉里鎮玉里神社
 
內容:玉里神社在戰後就遭到毀棄,神社的拜殿已經不見蹤影,但是石燈以及鳥居、表忠碑卻大都還留到現在,是花蓮縣現存最完整的神社建築物群。這張照片約在民國五十年代初,我爸爸和他同學在玉里神社的步道上所拍攝,筆者國中時曾蒙侯沛然老師授課,當時要調查玉里的古蹟,因此當時曾到玉里神社勘查過,那時該地已經被種滿果樹且禁止進入,後來向人說項後才得以進入參觀,那時照片中的石燈都還在,現在除了照片左邊最前石燈已因土石侵蝕傾倒外,其餘仍然安好,現在正進行搶救工程中。
 
其實當時神社下方鳥居到馬路一小段原本還有許多的小石燈,然而在過去二十年間,那些小石燈都已經消失,現在恐怕都找不回了。



標題:慶祝玉里義勇消防隊初出式
年代:約1950年代初
地點:花蓮縣玉里鎮
 
內容:玉里鎮在日治時期即設有消防組,在當時這些都屬於民防團的編制,到了戰後,消防隊納入警察編制內管理,而由各地方人士再組成義勇消防隊。據《花蓮縣誌卷十九》記載,花蓮縣義勇消防隊戰後共設花蓮、新城、吉安、鳳林、玉里五區隊,於1946年二月成立。而初出式則為日本消防隊的習俗之一,據說為江戶時代第四代幕府將軍所發起,之後成為日本消防隊的傳統,習慣上於每年的新年之後召集所有的消防隊員舉辦類似開工典禮的活動,藉此讓消防隊員收心,這張照片則大約是在1950年代初某年新年之後,玉里義勇消防隊循舊俗舉辦初出式時所拍攝,時至今日,台灣已無消防隊舉辦初出式。
 
照片拍攝地點不知是玉里那個地方,從後方的水泥建築看起來應該是公會堂或鎮公所之類,照片中央是個小小的克難神桌,上面供著六瓶酒和一些小菜,後方則有十多位相關人士。花蓮縣誌中說義勇消防隊由地方人士擔任、警察局派員兼任幹部,照片左方穿著深色衣服的應該就是正式編制內的警察,中間應該就是玉里鎮的地方仕紳,照片右方的就是義勇消防隊隊員了,筆者的祖父葉廷章先生,就是照片中最右邊那一位。據林有江先生說:深色制服警察旁邊個子高高著黑色毛線外套白領外翻淺色長褲者,是溫一夫先生,廣東梅縣人,玉里鎮公所兵役課長,太太古慧昭玉里國校老師,兒子溫生台企業家。桌右穿黑皮夾克戴日本軍帽仁丹翹鬍子的是梁耀東先生,為玉里地方仕紳,在中山路開南東號百貨店,玉中家長會長,經營學生制服鞋帽。


 
標題:小女孩和拔子社的狛犬合影
年代:約1960年左右
地點:花蓮縣富源派出所
 
內容:昭和八年,西元一九三三年二月十二日,位於瑞穗拔仔庄的神社竣工,行鎮座禮。所祀之神和花蓮港神社相同。主祀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從祀大國魂命、大己貴命、少彥名命,日本人自大正時期之後在花蓮縣各地建了不少神社,拔子社在其中算是相當晚建立的,也因此成書於昭和八年的《東台灣展望》一書中並沒有拔子社的照片。而拔子社在戰後也遇到和台灣大多數日人所建神社相同的命運──摧毀,所以今天的拔子社僅存殘跡。然而其中拔子社的狛犬卻有一個保留下來,雖然殘缺不全,但是至少也是昔日的見證之一。那隻狛犬先是放置在富源派出所內,後又幾經遷移,今則安置於富源火車站的拔子常民館大門旁。
 
我外公曾經在富源派出所擔任過警員,他老家在嘉義,在戰後不久從嘉義搬到花蓮,至於他的一生,說起來真的像小說一般的精彩,只可惜他老人家後來中風,無法詳述舊事,在幾年前過世了。他在任職富源派出所時留下了幾張照片,這張照片是其中之一,我媽和我舅舅都對這尊蹲坐庭院中的石獅很有印象。照片中的小女孩是我阿姨,當時狛犬放置在富源派出所的院子內,某日阿姨穿上了新衣服,帶著手帕以及小包包,高興的站在院子內和狛犬合照,只可惜不是從正面拍攝,不過自背面看起來,這狛犬在戰後也經歷過一段坎坷的歲月。
 


標題:1960年代花蓮富源派出所
年代:約1960年代
地點:花蓮縣富源
 
內容:富源在花蓮瑞穗上方,現在以蝴蝶谷聞名,照片中為昔日的富源派出所,日式的木造建築看起來非常漂亮,院子內林木扶。不過這棟建築物現在已經改建過了 ,我外公從前在那邊擔任警察,這張照片是他那時照的。
 
照片中前景有一塊石頭,乍看來似乎只是造景用,但是很可能為早期文化所遺存。



標題:有著狛犬的富源派出所院子
年代:約1960年代
地點:花蓮縣富源派出所
 
內容:昔日富源派出所前的庭院花木扶疏,景色十分優美,戰後被廢除的拔子社的狛犬之一在當時就被安置在這個院子內,照片中左邊下方有一個類似石獅子的雕刻,那正是昔日的拔子社狛犬,狛犬今日尚存,已遷移到富源火車站旁的常民文化館安置。


 
標題:1963年12月6日於玉里圓環
年代:1963年12月
地點:花蓮縣玉里圓環
 
內容:玉里圓環自日治時代以來迭經修建,其中又以1960年代到1980年代約二十多年間的鯉魚噴泉形象最讓老玉里人懷念,當時圓環內水源充沛、魚蝦成群、景色優美,又適逢玉里在經濟發展上最興旺的時候,戲院、餐館、旅社、相館皆圍繞圓環而設,每當向晚時分,圓環邊便聚滿了做小生意的攤販,夜夜笙歌,夜深方休。筆者老家就在圓環旁,對於往昔圓環的繁盛真是歷歷在目,而今日由盛而衰,落漠冷清,則又令人嗟嘆。
 
這張照片拍攝於1963年12月,從照片中的陽光看來是在早晨所拍攝的,當時圓環似乎正在進行修建工程,鯉魚噴泉的基座已設,但是那隻鯉魚尚未安上,刻著”玉泉池”三字的石碑小心的放置在圓環中的一塊石頭上,遠處有許多做小生意的攤販,馬路上路樹茂密,綠蔭處處,這是現在玉里已經見不到的景色了。


標題:1968年時的玉里圓環
年代:1968年1月
地點:花蓮縣玉里鎮玉里圓環
 
內容:玉里圓環位於玉里鎮中央的樞紐,在未建外環道路的年代,這裏是玉里鎮上最熱鬧的地方,小吃店、五金行以及雜貨店、旅社,都圍繞在圓環邊,在傍晚的時候,可以看到許多人在圓環散步、納涼,當居住在玉里的人們離開家鄉之後,要說他們對玉里的第一個印象,恐怕大多數都是圓環了!可以說,圓環是玉里之心,玉里之眼。
 
  然而這樣貼近玉里人生活的圓環,竟然相關的資料或是照片都不多,甚至於可以說是非常罕見。在《東台灣展望》一書中,並沒有圓環的照片,而一些介紹花蓮風光的書本中,也很少會提到圓環,更別說是追朔圓環的由來了。圓環就這樣很自然而然的存在於玉里人的生活之中,因為太過習慣了,反而很少人為圓環留下記錄。也因此在我居住在玉里的這幾年間,圓環的面貌變了好幾次,直到今天想追溯圓環風情的演變,這才發覺資料真是少!這不能不說是個遺憾。 
 
  在目前所能找到的書面資料中,有提到玉里圓環最早的面貌者,應該是台灣省文獻會出版的《花蓮縣鄉土史料》一書,書中呂芳立先生提到:『今之玉里圓環早年本是個爛泥窪區,是阿美族原住民居住的地方,聽說現在中城里還有阿美族原住民的老房子,...」這段描述正確的話,玉里圓環最早應該是類似一個水源充沛的低窪區,後來才修築成我們所習見的圓環。
 
  這張照片,是1968年元旦所拍攝,拍攝者的身份已經不可考,但是卻是目前我所能找到的圓環照片中,最能呈現玉里圓環早期風貌的一張。我小時候印象中的圓環就是這樣的,中間是個水泥塑的鯉魚噴泉,清泉終年不斷的自鯉魚口中噴出。一旁還有個小島,島上種的樹是夾竹桃,印象中每年花開的時候,整棵樹都綴滿了桃紅色的花朵,非常美麗。池中長滿了睡蓮,每當花季來時都會開了滿池,而水中也有許多的魚蝦,小的時候我就常常偷偷跳到裏面抓魚。印象中,在一旁的東亞旅行也有一股清泉被引到這邊,在接水口的地方就有許多蝦子藏匿其中。
 
將照片前景的放大,有著『玉泉池』這三個字的石碑,對於這石碑我實在沒有印象,很可能在我出生前就已經消失了吧!在終戰後,玉里鎮上一直有股勢力在試圖抹殺掉日本統治的痕跡,玉里神社的鳥居和石燈的字被塗去,矗立在中山路上的『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以及『新高登山都口』標也先後消失了蹤影,這塊『玉泉池』很可能就是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中失落了。



標題:1971年玉里圓環邊
年代:1971年
地點:玉里鎮玉里圓環
 
內容:這一張照片,拍攝地點就在玉里圓環旁邊的璞石閣旅社旁,照片背景可以看到圓環對面的青葉餐廳。聽說筆者祖父以前曾經在圓環旁邊開過計程車行,這張照片應該就是當時照的。照片中那位拿著水管在洗車的,就是筆者的母親,當時她還嫁過來不久。照片中的玉里圓環,林木成蔭,安靜而美麗,和現在的景色一比實在是美麗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