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些花蓮的老照片...書籍的介紹
  • 279805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花蓮南區老照片【二】



標題:在安通車站的月台上
年代:約1960年代
地點:花蓮縣安通車站
 
內容:安通以溫泉出名,大正十三年時在安通設安通程降場,建造了一棟小巧的站房,安通舊車站不大,外型為四方型,再於左側設一剪票口。照片中後方即為安通車站,一對母女站在月台上等候火車,一旁的則立著”安通”的車站指示牌,1980年代末安通舊車站拆除,改建為水泥站房,再不久改為招呼站,後來因為玉里到東里間鐵路截彎取直,,雖然水泥站房猶存,安通車站仍在2007年遭到裁撤廢站。



標題:瑞穗車站內的北迴歸線標
年代:約1970年代初
地點:花蓮縣瑞穗車站
 
內容:原本設置於瑞穗車站內的北迴歸線標在筆者小的時候,只要坐火車經過瑞穗站就一定會看到,就在鐵軌的旁邊,一個有著T型柱的小斜坡高約五、六公尺的水泥標誌。原先的北迴歸線標是在昭和八年所設置,除了北迴歸線標之外一旁還有一顆象徵地球的大石球,北迴歸線標在設立之後就成了熱門的拍照地點,筆者的父母在年輕時都曾經和這座北迴歸線標合照過,可惜在1970年代末因為東線鐵線拓寬而拆除。
 
這張照片約是在1960年代到1970年代間所拍攝,照片中左後方的便是北迴歸線標。
 


標題:昭和十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森岡總務長官閣下初度巡視
年代:昭和十一年(1936年)十一月
地點:花蓮縣玉里鎮玉里車站前
 
內容:昭和十一年(1936年) 九月日本海軍大將小林躋造接任台灣總督一職,同時森岡二朗也接任總督府總務長官,台灣正式步入後期武官總督時代。台灣總督府總務長官的職權極大,可以說台灣總督之下就是他,森岡二朗在接任總務長官一職之後任內最著名者即是和小林躋造大力推動皇民化運動。在森岡接任總務長官不久後,於十一月巡視花蓮、台東二地,當時被稱為森岡總務長官東巡,除了視察花東二地情勢之外,也為同年12月總督小林躋造東巡做準備。
 
這張照片拍攝於當時森岡的東巡途中,照片底下有明確的記年:昭和十一年十一月十四日,當時森岡巡視花蓮一事雖然在台灣日日新報等媒體中大力宣傳,對於後來總督府的花東統治政策也有影響,但是不知為何在《花蓮縣志》書中隻字未提,而在《台東縣史》中反而有較詳細的記載:「總督府總務釀官森岡二郎在花蓮港搭上午七時二十分發火車前往臺東。於車上提到:東部開發計畫已獲得東部開委員會承認,總督府亦視此為急務,有意於明年度列入預算加以實施,唯預算額和實施計畫年限,尚須慎重審議。」「總務長官森岡二郎東知度巡視部地方,於下午三時三分自花蓮港搭火車抵達臺東站,官民在月臺及站前道路列隊盛大觀迎。先是參拜神社,然後到廳衙聽取管內概況報告,接見三十四名官民代表,參觀鄉土館、訪問分屯中隊,視察開導所和東部農產試驗場。」據此可以推測當時森岡二朗於早上七點二十分自花蓮港驛出發,下午三點三分抵達台東,這張在玉里驛前所拍攝的照片,應該就是當時自花蓮港市到台東之間,森岡曾經在玉里做短暫停留,而在玉里驛前所拍攝的紀念照片。
 
照片中當時玉里庄內官民學生幾乎全部都集中在車站前,照片左後方便是玉里驛,昭和九年總督府才撥款擴建,拍照當時應該才剛完工不久,屋瓦建材看來才剛整理完,最前面白衣者應該就是森岡二朗,後方隨行官員中應該有不少當時花蓮港廳的要員,照片中右邊迎接者最前排為當時玉里的官員、消防隊員、日人眷屬,森岡正走到一群小學生前,學生紛紛脫下帽子向森岡鞠躬行禮。同月17日在巡視過花東之後,森岡二朗對記者發表他的想法:「此回視察東部,關於東部開發調查,益痛感其必要。兩廳之發達在於交通機關之整備及跨兩廳下之花蓮港、秀姑巒溪流域之整備。……東部人口稀薄,為開發上之一大阻礙,須謀人口增加。而人口增加以交通機關之整備為最大條件。蓋人口增加與交通機關之整備是相輔相成的。」
 
從前玉里驛前的馬路是當時玉里最熱鬧的地方,商店、酒樓、旅舍都開設於此,我們可以從照片中看到當時路旁均是整齊的商店街,然而在後來的戰爭中,美軍以大量炸彈空襲台灣,花蓮亦不能倖免,花蓮市以及花蓮縣在當時都遭受到慘烈的空襲,照片中右邊的建築也毀在戰火之中,當時火車站前光復路陷入一片火海,片瓦無存,玉里火車站逃過一劫,卻仍在1960年代末遭到拆除,這張照片中的屋舍人群,至今已成歷史陳跡,無處可覓了。



標題:昭和年間玉里大通上的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以及新高登山東口標
年代:昭和年間(1926~1945)
地點:今花蓮縣玉里鎮中山路民族街口
 
內容:這張照片拍攝的年代應該是在日治昭和末,太平洋戰爭時。照片中的馬路就是現在的玉里鎮中山路,日治時的玉里大通,馬路中似乎正在進行演習,一輛坦克車的模型就在馬路上,上頭還掛著一架小小的模型飛機,許多軍人正趴在路上俯伏前進,路邊有許多軍人還有小孩在觀看。
 
照片右邊有一對石燈,還有兩根石柱,放大一看,一邊的石柱上刻的是「新高登山東口   玉里」,另一根上面則是刻了「八通關越道路起點」,這正是失落已久的登山東口標以及起點標的最真實影像!
 
最早,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在戰後的花蓮歷史中是幾乎完全的被漠視般,駱香林的花蓮縣志沒有提到,一些花蓮縣政府所編印的介紹花蓮風光的宣傳小冊也不曾提及,彷彿八通關古道在玉里的遺跡就只有協天宮而已,當然八通關越道路起標消失得很早,這是原因之一,而這是日寇遺物,則又是原因之一,在官方的文書中起點標似乎完全不曾存在過。不過關於起點標,還是有許多玉里鎮民記得,起點標的存在在我小時候以一種幾乎耳語般的方式流傳著,大人們總是不太敢大聲說出來,不過有意無意間會提到玉里街頭以前有座日本人留下刻著八通關起點的石柱。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1994年所出版張振岳先生的《台灣後山風土誌》應該是最早提到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的書刊吧!在該書〈荒煙蔓草覓古道──尋訪八通關古道古碑〉一文中的後記,張振岳先生寫道:
 
    另外在玉里鎮市區裡,原也有一個方柱形的水泥紀念碑,上面明白寫著:「八通關越橫斷道路起點」,在玉里鎮邁向文明的過程中,不知何年何月,這個長方形水泥柱,在鎮公所和民眾的一致遺棄心理下,早已消失無蹤了,......
 
 
其實玉里人一直記得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的,所以在後來所出版的一些介紹老玉里的文章或是口述歷史的篇章中,就可以見到有關從前豎立在玉里街頭的起點標的記載,如民國八十六年台灣省文獻會在玉里進行口述歷史的訪談時,接受訪問的陳台重老師(他是我國小三四年級時的班導師)便說:
 
    日據時代,在花蓮縣玉里鎮中山路與民族街交叉口(現在玉里電信局右側),立有一座方形水泥柱子,高約六公尺,上面刻有「八通關越橫斷道路起點」及「至台中州廳界八十二千米(公里)一四五」,至於何時立柱已不可考,光復後因修路被打掉,至為可惜。
 
楊南郡先生的〈玉山國家公園八通關古道東段調查研究報告〉一文中也說:
 
    八通關越橫斷道路東段起點,原本立於玉里鎮民族路與中山路之交叉口,現在電信局右側馬路中央位置,為一水泥造的方柱,上刻有「八通關越橫斷道路起點」及「至台中州廳界82粁一四五」,大約在民國五十年,道路拓寬時被拔起,當時地方人士曾建議妥為保管,但部份首長認為係「敵人」之遺留物而予以搗毀。
 
其實這段文字正明白的交代的起點標消失的原因:日寇遺物,因此被毀棄。而也正因為如此,所以起點標的圖像資料難尋,目前能見到的全部都是印刷品,而且都是日治時期所留下來的,時間集中在大正末到昭和前期。在大正十二年所出版的《東宮殿下奉迎記念寫真帖》中玉里街的照片便已經可以看到豎立在街頭的起點標,當時的起點標是木製,正面刻著「八通關越橫斷道路起點」十個字,左側刻著「至台中州廳……」,昭和五年改造社出版的《日本地理大系11─台灣》一書內的起點標一樣是木製刻著這十個字,但是在昭和八年所出版的《東台灣展望》一書中的起點標照片中,可以看到起點標已經由木柱改為水泥(或石製?),上面的文字也和先時不同,正面刻著「八通關越道路起點」八字,左側邊刻著「至台中州廳界八二粁一四五」。這座新立的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高度約三公尺多左右,陳台重老師說高六公尺可能是記錯,從圖中看來柱子並沒有這麼高。
 
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並不是單獨存在,在「東台灣展望」一書中是安排在八通關越警備道一章之首,和玉里社、表忠碑以及八通關越道路開鑿殉職者之碑等置於同一頁,在日本人的想法中,八通關越道路是通台灣開發的史蹟,是通往台灣第一高山新高山的要道,將玉里社做為八通關越的起點,其中的涵義不言而喻。
 
然而在當時的玉里大通上,除了這座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之外,其實還存在過一座新高登山東口標,最早知道這座新高登山東口標的存在,是從山口政治的書中看來。
 
山口政治的《東台湾開発史──花蓮港とタロコ》一書中引用了一張舊照片,照片中一群穿著官服的日本官員站在兩根石柱(或是水泥柱)前合照,左邊的便是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右邊的我則從來沒有見過,不但沒有見過,連聽都沒聽過的「新高登山東口    玉里」,沒有書本或是口述歷史對於這個新高登山東口標有任何的記載記錄,似乎完全不曾存在。
 
我曾經藉著回到玉里的機會用這張照片詢問過一些耆老,不過大家多記得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沒有人記得新高登山東口標,有沒有可能是立在神社那邊?不過問了後仍然沒有答案,但是透過比對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的舊照片背景,新高登山東口標應該是和起點標設立在一起的。
 
一直到收藏到這張照片之後,才真正的解開了新高登山東口標的確切位置──就在玉里大通上的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旁!這張照片解決了許多早期玉里鎮上的歷史之謎:起點標究竟豎立在那邊?起點標旁是鳥居還是石燈?這些都是近年來玉里鎮公所以及一些地方文史工作者在作口述歷史調查時人言人殊的問題;大家的說法都不太一樣,連起點標究竟是豎立在那都說不清楚,直到照片出現後,這些疑問才一掃而空。
 
放大一看,整個起點標以及新高登山口標的形象就完全的清晰了起來,我們可以發現登山東口標以及起點標的左右放置方向和山口政治書中照片並不一致,但是背景是相同的,山口政治所引用的照片中有許多的日本官員,而登山東口標的樣子看起來潔白得宛如新刻,或許那張照片是在登山東口標剛豎起時所拍攝的紀念照,後來在放置石燈之後才又調整成上面的模樣。而石燈放置的年代應該在1930年代之後,1930年以前的照片中這個路口還只有起點標而已。
 
照片中的石燈碩大而精美,只比起點標略矮一些,但是高度也應該在兩公尺以上。這樣的束腰石燈,在玉里曾經存在過好幾對,現在仍然有一對幾乎完整而且同樣形式大小的束腰石燈仍然聳立在已被列為花蓮縣古蹟的玉里神社內。
 
走筆至此我想到一個問題,既然已經有了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為什麼後來又要再設立新高登山東口?其實在當年日本為了方便攀登新高山(也就是玉山),特別開闢了三條主要的登山道路:其一是阿里山線,從嘉義搭火車到阿里山,從阿里山社旁的登山口攻頂。其二是水里坑線,從集集線到水里,再搭台車到東埔登山。其三便是玉里線,從玉里開始沿著八通關古道攻頂。
 
這三條路線都設有起點標,其中水里的起點標目前還有留下,阿里山的新高山登山口標則有不少舊照片遺存,而以玉里這條登山東口的起點標知名度最低(可能是因為設立時間較晚),不但不見諸記載,連照片都留下沒幾張。
 
玉里為花東三大鎮之一,當時的玉里庄長松尾溫爾為了推廣玉里的觀光以及工商活動,曾經有過改建八通關道為自動車道甚至於鐵道的構想,至今甚至於還留下一張計劃圖。雖然這開路計劃並沒有實施,但是做為攀登新高山登山口之一的玉里,仍然可以為此設立登山口標。因此應該在昭和年間在玉里大通(現在的玉里中山路)上設立登山東口標以及那對碩大的石燈,石燈的用意很可能是標示玉里社的參拜起點。這樣就可以把神道崇拜、八通關古道起點以及新高山登山口三者合而為一,可以說是當時玉里大通上最富人文氣息的觀光景點。
 
可惜不久戰爭爆發,八通關越上的派出所一一裁撤,新高登山活動自然沉寂下來。戰後新高山登山東口起點在新高山改回玉山之名後應該就馬上被毀,接著八通關越道路起點以及那對石燈也終不敵戰後遷入玉里的外省族群要求而被砸毀,在玉里鎮中山路上完全的消失。
 
在這段追索起點標的過程中,我可以感覺到許多玉里老一輩的居民對於起點標的消失充滿了惋惜的感情,雖然這是日本人所設立,但是卻象徵玉里在台灣開發史中的一段歷程,登山東口標亦是如此,這兩方方尖石柱其實正是玉里在東台灣開發史中最好的見證!水里的新高山登山口標至今仍然是水里的觀光指標。玉里的八通關越道路起點標以及新高登山東口標,如今照片都已經出土了,我們就不能讓他們重新豎立在玉里的街頭嗎?
 


標題:玉泉寺與碧雲塔
年代:1952年
地點:花蓮縣玉里鎮
 
內容:玉泉寺位於玉里鎮榮民醫院後方山腳,玉里神社就在玉泉寺附近,最初玉泉寺原本為日本陸軍用地,後有賴阿漢居士發願於該地欲設一佛寺,幾經申請,得賴阿漢以及當時玉里庄長松尾溫爾等人之助,終於在昭和五年破土興建,於昭和七年落成,以其寺廟旁有清泉湧出,因此名玉泉寺,至今廟旁仍留有日治時所遺之石碑,上書”玉泉池”三字。
 
民國四十年,花東縱谷發生大地震,官廳、民居、寺廟等無不受損,玉里協天宮倒塌,玉泉寺亦受到損害,於民國四十一年重修完成,同年於寺前空地上增設一碧雲塔。這張照片正是碧雲塔甫落成時所拍攝,雖為納骨之用,但是塔貌巍峨,是往日玉里踏青時的熱門照相地點,塔後方則為玉泉寺。今日玉泉寺已重修為水泥廟宇,碧雲塔亦增建,雖然廟貌不復昔日,但是山殿清幽,時聞梵唱,不減當年。



標題:1950年代於安通溫泉
年代:約1950年代
地點:玉里鎮安通溫泉
 
內容:安通溫泉,位於花蓮玉里鎮南下十公里處,是日治時日本為開採樟腦無意中發現的,不久就被開闢為警察招待所,戰後為玉里鎮公所接收,改為《玉里溫泉公共浴室》。安通溫泉被列為花蓮八景之一,素有《安通濯暖》的美名,台灣美術史中被譽為渡海三家之一的溥心畬曾為詩贊之,並曾有為之繪圖,可惜現在圖已毀。之後安通溫泉在1976年賣給一連姓家族,整個溫泉就這樣從公共財變成私產。
 
這張照片是安通溫泉還是玉里鎮產時所拍攝,中間那些騎單車的是當時的中學女學生騎士,這是當時她們集體騎單車出遊時所拍攝的,其中一位是筆者的二姑媽。照片中的建築物至今猶存,照片中的招牌,勉強看的出『玉里...公共浴場』,字寫得不錯,可惜這塊舊招牌現在竟不知所蹤。
 


 

標題:1960年代於玉里玉泉寺內
年代:約1960年代
地點:玉里鎮玉泉寺

內容:照片中兩位穿著學生制服者是我爸當時的同學,背景是未改建之前的玉泉寺。舊時玉泉寺的建築,為傳統閩南式的木造三合院建築,建築工巧而不過份精緻,靜靜的依偎在玉里鎮山腳邊,偶爾經過,則梵音淡淡悠然,是玉里鎮上知名古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