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些花蓮的老照片...書籍的介紹
  • 28124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閒談傳郎世寧《雍正朝服立像》

為了這張圖我和一些人在PTT的清史版往反寫了些東西,現在轉貼如下:
(灰色字體為他人文章,黑色是我的回文)


: 故宮堅持該畫確為清代宮廷畫,理由如下:(1)服飾符合制度;(2)面相與某畫
: 同出一稿;(3)畫風受西洋畫家影響。但是,一位曾經受過西畫訓練、並且取得故
: 宮圖錄的當今水墨畫師,都有辦法製造出符合上述三點的假畫。這三個薄弱到可笑
: 的說法為憑藉,若不是太天真,就是自己心裡也有鬼。


這三點我和我老師討論過,這三點只能證明(照故宮說法)這是一張有著清代受到西方畫
風影響,有著雍正臉又穿著符合清制朝服的某男,不等於說這張就是無可懷疑的清代畫
作!

這讓我又想到某博物館為某位藏家佛像寫的說明,開頭會說:「這是一尊有著
非常明顯唐代造像風格的觀世音...」但是你看到完,就是不說這是尊唐代造像!官場
打滾久了,行筆都練就了一身泥鰍似的滑不溜丟功夫,其實在博物館界很常見。

: 關於「合成畫」之說,故宮前書畫處處長王耀庭反擊表示:畫「祖宗畫」常套用相
: 同稿本去畫,清宮繪畫出現類似情形不足為奇。但是,在盛清之際,這的確很罕見
: ,故宮能夠提出第二張康熙、雍正、乾隆之間彼此的套稿畫像嗎?更甚,該作品也
: 並非套稿畫像,下半身是完全新作不說,上半身也只是臨摹,大體看是套稿,但一
: 套就可發現細部位置不盡相同,這種「虛為套圖、實為臨摹」的手法,故宮能在清
: 廷皇帝像中找到第二張嗎?最後,故宮能在宮廷畫裡找到第二張清朝皇帝「立像」
: 嗎?這三個問題所構成的「三次方孤本現象」,若不是表示該畫為假,就是該畫珍
: 稀異常,如此說它身價五千萬還太為保守呢。


清代宮廷畫家要正式作畫前必先呈樣,也就是稿子,套稿的事也不是沒有,美國克里
夫蘭那卷著名的乾隆后妃像最後那幾位後宮佳麗就是如此,但是最重要的人物,皇帝
本人絕對不可能讓畫家套稿!再說了,畫老子的像拿兒子的衣服套,這也太不像話。
克里夫蘭那卷一開始的乾隆和皇后就畫得非常寫實認真,而最後地位不重要的就不是
由郎世寧親筆所作,而是由其他畫家所作,這從作畫的技巧就看得出來。

再說,這種朝服畫像,是帝王傳世中最神聖莊嚴的畫像,是要在太廟中供奉的,在
南薰殿諸帝后像中,除開宋代之前臆想之作、元代僅存半身圖冊不說,宋、明、清
三朝諸帝像,印象中只有一張宋太宗的是立像,而那張尺寸和其餘宋代諸帝等身大
畫像差異過大,很可能不是北宋供奉廟堂之中的肖像外,其餘諸帝一直到清末,個個
都是坐像。

好吧!就算是雍正太標新立異了,他想來一張和前人不同之作,但是假如雍正開了
此例,為何其後竟無他帝相襲?雍正愛變裝,他兒子也喜歡玩這套啊!一直到慈禧
太后還cosplay玩起觀世音拍照。那為何其他清帝就沒有人會想要一張立像呢?

: 筆者在報上目擊該畫,第一眼就有「今人之作」的感覺,問題出在新作部分:該裙
: 襬之立體感表現觀念,並不存在該朝任何宮廷畫內。較重寫實的清廷西人宮廷畫師
: ,從郎世寧到潘廷章,採用的是「浮雕式的立體觀念」,會令人聯想起馬奈被同儕
: 批評的正面光,而和裙襬的明暗效果是大為不同;至於滿漢宮廷畫師的作品,那就
: 更加地不可能了,不可能被影響者比影響者更西方。而這批西人宮廷畫師凋零之後
: ,並無中國宮廷畫師有效地承接了他們帶來的西方遺產。


這真的是非常嚴重的問題,我在故宮盯了這張畫兩個多小時,也覺得在技巧和透視
以及明暗表現上,這張畫太超時代了!當然自van eyck之後歐洲很多畫家都辦得到
,但是在康熙到乾隆的年代,依現存畫作來看有這等功夫的就只有郎世寧了,但是
一來,郎世寧最晚在雍正朝後就開始擔任宮廷畫家直到乾隆時逝世,他的畫作再怎麼
說也有一定的水準,對於細節部份的描繪也十分出色,絕對不會像這張雍正立像中的
一些細節(吉服帶、朝服上的龍紋、靴底)等地方那麼粗糙到極點的描繪,特別是這
種像要求是連細節都要完全逼肖呈現,怎麼可能會亂畫到這地步。

再者,這張畫作的下半身正如那位博士生所說,太寫實太立體了,畫家不可能是清代
宮廷中學得這樣的技巧,這是要受過相當的西方繪畫訓練才能掌握的
,西方繪畫
給清代宮廷繪畫最大的影響,就是透視法,西洋式的寫實風格,並沒有帶給當時
宮廷畫家太大的影響,雖然清代活計檔中乾隆有指派不少人去向郎世寧學畫,但是
很顯然還是未成風潮。這張朝服立像中的下半身畫法真的不是清代宮廷畫家所能掌握
的,台北故宮的傳香妃油畫以及北京故宮的乾隆大冑像,雖然寫實立體,但是也不到
這張雍正立像的地步。

: 但和被臨摹的乾隆朝服畫像相較,該雍正畫的技法、觀察力與用心程度都不如之;
: 比如左手腕袖口下緣處,乾隆像有內縮感,雍正像卻宛如平板;再者,右上臂外緣
: 的後退感,也只有乾隆像堪得近觀;此外,雍正像之右手前臂也有比例問題。簡言
: 之,就算它集「三次方孤本現象」大成,藝術價值與乾隆像是完完全全不可相提並
: 論。


不止,立像的所有細節表現都不好,吉服帶上的垂飾更可怕!畫個圈就填色,拜託
,轉一下看看北京故宮那張坐像的畫技,那才叫宮廷畫家!

: 該畫有沒有可能是某專家猜測的莽鵠立(1672-1736)的作品?這種推測是荒唐的,
: 因為是雍正像臨摹乾隆(1736-1795)畫像,而非相反,所以依年代推完全不可能;
: 只要比較右手手肘處三角折痕,就可知誰臨摹誰,站立者仍存在該陰影是不合理。
: 故宮有人在駁斥質疑者時,問道:「假」在哪裡?要能令人信服。但我們也可以反
: 問:「真」在哪裡?要能令人信服。況且,所有的問題均源自故宮,是故宮主動將
: 之標上清代之作,是故宮主動發新聞稿堅持為清代宮廷畫,「真在哪裡」的問題都
: 尚未解決,何來資格提出「假」的反問?除非,我們放棄博物館教育與研究的天職
: ,要將故宮置於古物買賣商的地位。


說到這我真的覺得很怪,故宮為何要這麼強調這是『清代宮廷畫』呢?

: 依博物館倫理,在無法說明「真在哪裡」之前,故宮應即日將該幅畫下架,並且從
: 網頁及宣傳品中抽出此畫;若事後確定為假畫,該館將有二件事必須檢討,第一當
: 然是檢視鑑定流程哪裡出了問題;第二個問題則更嚴重:為何故宮那麼多專業人員
: ,卻沒有人對這一幅假畫提出過異議?是院內民主出了問題?或是所有館員的專業
: 均很有問題?這二個問題不論是哪一個,都必須道歉並向大眾說明其解決之道。



除了技巧之外拙劣之外,畫像中的雍正面孔和雍正元年也就是北京來的那張一樣,
那退一萬步來說,應該算是雍正早期的畫作吧!但是暖帽上固定頂戴的那兩根卻
是乾隆時才有的,而且康熙和雍正朝的朝服有個特點,那就是裙擺的上面行龍文
和腰間會有四團金龍,這是康熙晚期到雍正朝朝服的特點,乾隆及其後諸帝都沒有
,北京本就有這四團龍紋,立像本則無,雍正即位之初不可能就先訂下了乾隆朝
的服飾制度吧!
故宮說這張立像符合清代制度,嚴格來說,從衣服上龍紋的表現
來看,符合嘉慶(下半身)後的制度,上半身是照抄乾隆元年的那張,勉強合榫。

以上是我回復佛國喬的文章,我認同他的看法,這張雍正立像並非清代宮廷畫家所作。

下面是我回復另一位A先生:

: 1723〈聚瑞圖〉
: 1724〈嵩獻英芝圖〉
: 1728〈百駿圖〉
: 1736〈高宗帝后像〉
http://www.zjdart.com/html/2009-04/2519.html
: 1739〈大閱圖〉
: 1743〈十駿圖〉
: 1746〈歲朝圖〉
: 〈畫十二月月令圖〉
: 1755〈畫阿玉錫持矛盪寇圖〉
: 1759〈畫瑪[王常]斫陣圖〉
: 〈平定西域戰圖〉
: 早於郎世寧來華之前,西洋畫風已存在清宮中,
: 但是到了郎世寧,西洋透視、光影明暗等技法融入中國繪畫,達到高峰,
: 建立兼容西洋寫實技巧與東方欣賞品味的畫風。
:
http://www.npm.gov.tw/exh96/newvision/introduction_ch.html
: 以朗世寧早期的畫風來說,尚未適應中國顏料與紙筆,若出於其手而顯生澀為正常,
: 將其68歲的作品 阿玉錫持矛盪寇圖來作比較,斷定為偽作豈不可笑?
: 以乾隆元年高宗帝后像來說,僅皇帝、皇后、令妃是郎世寧所畫,
: 其餘七人為郎世寧的弟子所繪,最後三人是宮廷畫家。
: 表示雍正立像有可能出於其手,一可能是出於其他畫工,
: 這麼簡單的邏輯難道非得說與郎中晚年技法有異便是合成畫?
: 爾前篇文論手肘皺摺數不同必定係仿坐像而畫,
: 那麼,乾隆在〈乾隆御製詩畫像〉、嘉慶在〈御製文初集〉中每十年畫一幅的坐像,
: 爾瞧瞧,哇囧了,每幅的手肘衣袖皺摺數都不一樣耶!!哪幅是仿畫勒???
: 法律上的舉證責任在於積極主張的一造,今爾等欲證此畫為假,就請拿出具體證據,
: 沒引出清宮紀錄、沒在鑑定室親臨該畫、沒做過碳檢定,就請別再坐井觀天了。



A大提到阿玉錫持矛蕩寇圖(之前誤記為錫阿玉~在此致歉)以及高宗帝后像,原po(指佛國喬)並沒有提到這兩件作品,將之舉例的是我,所以我個人覺得必須要說明一下:

的確康熙朝西洋畫風就已傳入宮中,當時就有義大利傳教士馬國賢以及班達里沙等人為康熙作畫,雖然說傳世有相當寫實的康熙讀書像,但是在宮內的影響主要還是在建築透視方面,焦秉貞、冷枚等人的作品可為例。郎世寧在康熙晚年來到中國,上文所引的聚瑞圖是目前所知郎世寧現存紀年最早的一件作品。假如雍正朝服立像要將之系年在雍正元年(1723)年的話,(最早也只能在這一年,更早康熙諸子爭位正烈,那裡敢玩黃袍加身的把戲),聚瑞圖這一次也有展出,A大你有空到故宮的話可以好好的比較一下這兩張畫。假如真的是同時期畫的作品,假如真的此時郎世寧對中國的顏料或筆墨處理還不成熟,這兩張畫的品質水準也不應該會差距如此之大!聚瑞圖前的玻璃離畫有點遠,A大你可以帶著短焦鏡去看看。聚瑞圖上每一個細節都處理的可以說完美無瑕;無論是結實壘壘的小米,或是蓮蓬、盛開的荷花、光潔的瓷器表面,對細微處的光影表現和描繪實在是讓人讚嘆。

但是雍正朝服立像有這樣的水準嗎?  完全沒有!這並不是我個人主觀的看法  只要站在這張畫前面仔細的比較就可以觀察得出。那麼假如說這真的是郎世寧來華晚期,年老力衰,大不如昔的乾隆朝追寫之作,先不管盛清時代的康雍乾嘉時期是否有追寫前代父君等身大畫像的前例或後例,那以郎世寧逝世前一年。乾隆三十年的畫白鷹一作為例:雖然有些規格化的傾向。但是對於畫中主角白鷹羽毛以及身軀的處理仍然一絲不茍。可以說郎世寧自雍正朝始一直到乾隆三十一年逝世,他的畫作都至少維持一定的水準,不可能突然低落到這次的雍正朝服立像那樣的可怕!我不能說雍乾兩朝的帝王畫像都一定是郎世寧所畫,但是當時對於描繪對象形貌光影質感明暗能夠掌握自如的,也只有郎世寧辦得到,也只有郎世寧的寫實人物能博得乾隆在畫上直書讚美(平安春信圖)。

再說前面我也提過,清代宮廷畫家正式作畫之前必先呈樣,這一件雍正朝服立像在服飾細節處有許多重大的缺失。清代雖然以異族入主中原,但是對於衣冠典章制度的重視絲毫不遜漢人,恐怕比明代還繁瑣,什麼場合要穿什麼衣服,要戴什麼帽子,要著那種腰帶佩件都有詳細規定。這件朝服立像雖然故宮說符合清代制度,但是那四團金龍怎麼沒有出現在畫上?康熙晚期到雍正的朝服制度並沒有更動過,乾隆時代才做些許變化並制定,而康熙的黃緞繡彩雲金龍皮朝服就和雍正朝服立像所穿著的一樣,所差者就是那四團金龍。若這張朝服立像真是雍正朝所繪,這是絕對不能迴避的問題。假如是乾隆朝的追寫之作,面貌應該是雍正晚年的相貌,而不應該是雍正元年的臉孔。

高宗御製詩的畫像傳承著錄這麼清楚 又是清宮直接傳下,怎麼能說仿畫?

這邊我再申述雍正立像問題除了技巧完全未及清代宮廷畫家水平之外,於圖中雍正所穿著的朝服也出現嚴重不合康熙雍正兩朝之處,由於作偽者係以乾隆元年郎世寧所繪乾隆坐像為本,下半身則不知道那邊挑來的圖硬湊拼接,整體上的確大致符合「乾隆」朝的制度,但是就不符雍正朝了。

這時佛國喬找到當時拍賣的圖版,也就是我一開始貼的第二張,這下問題大了,這明明都是同一件畫作,怎麼才十年就變身了???

這點佛國喬分析得很好,我直接貼出他網址請有興趣者看看


馬騜下故宮的世紀大醜聞(上)
馬騜下故宮的世紀大醜聞(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