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些花蓮的老照片...書籍的介紹
  • 27283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雜感,20170429

依照以前的經驗,我只要生了大病,晚上做夢一定會陷入夢魘,一整個晚上翻來覆去,睡不安席。

大抵運勢低了身體不好,整天不能出門只能躺在床上,咳不停涕不止,看著吐出來的痰變成了難以形容的顏色,還得用衛生紙包起來扔到馬桶裡沖掉,六感不遂,難免開始有些怨天怨地,只好用棉被把自己裹成壽司條似的,可是這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這絲線還抽得挺不痛快,抽著抽著還添上幾分症候,最後是中西醫的藥全拿了,一股腦兒的往喉嚨裡倒去,躺在床上時心想,這不像在養病,倒像在胃裡頭煉蠱似的。

房間有個小天窗,就這樣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天亮或天暝,天窗或亮或暗,剛巧連天豪雨,聽著咚咚咚的雨聲,想起東坡說的因病得閒殊不惡,但五內煩躁,咳嗽不停,這根本閒不下來吧!喉嚨裡咳出鹹味來倒是真的,淡淡的,好像含了根生鏽的鐵釘。這樣的情況下我甚麼東西都看不下去,通常一天中三分之二的時間是在床上昏睡,夢中會有些扭曲的東西蠕動著,想攫住我,或是叨叨絮絮不停在喃喃自語,像是我高二補考熬夜住在學校宿舍時,收音機一夜未關,那晚我經歷了生平第一次鬼壓床。

這次生病還好沒有鬼壓床,也沒有甚麼超自然,當然也沒有掉下鑽石來補償我空虛已久的存摺。星期三晚上,一位朋友看我這樣也不是辦法,硬把我拉去看了場《星際異攻隊2 》。

電影非常好看,沒有話說,只是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當星爵和他父親一同降落在伊果星時,我想,我看到了恩斯特(Max Ernst)的〈雨後的歐洲〉(Europe After the Rain)。

伊果星,事實上就是星爵父親伊果的本體,星球上的一切全部都是伊果所創作。那邊的景色似乎是非常的美好,奇妙的尖形建築(或是樹木?)錯落其間,所有的一切事物都以一種繁瑣而扭曲的型態在伊果星上展示。我不知道這部電影的美術設計在構思伊果星時是不是有參考恩斯特這張創作於二戰中的〈雨後的歐洲〉呢?所有的一切看似華美,仔細一看卻是一座座的廢墟,就在這些恍若骸骨的建築之中,藏著許多扭曲的生物,只有內背景單調的藍空以及白雲,看起來才帶著一些的真實。《星際異攻隊2 》中的伊果星也是如此,表面上似乎非常華麗,事實上卻是為了邪惡的企圖所創造出來的,而伊果星的地殼內更是埋藏了纍纍的骸骨─那些都是伊果在各行星所生下,不堪用的孩子,因為不堪用,就只能化為伊果星的肥料,稍加點綴一下這顆邪惡的星球。

1930年代初,恩斯特的作品為納粹所排斥,他本人被納粹追捕,1935年,蘭妮‧萊芬斯坦拍出了歌頌納粹的《意志的勝利》,1940年,恩斯特開始創作〈雨後的歐洲〉,1941年他被蓋世太保逮捕,幸好逃脫之後前往美國,〈雨後的歐洲〉就這樣斷斷續續地從1940年畫到1942年,這段時間更多藝術家或攝影家的作品被納粹焚毀,希特勒真的把歐洲帶往更光明燦爛的未來嗎?可惜我們都熟讀歷史,所以我們看到〈雨後的歐洲〉時感覺會格外真誠,你若是站得遠遠的,那鮮明的色彩往如是世外桃源一般,近點,再近一點,醜惡的真相就出來了。

https://www.artsy.net/artwork/max-ernst-europe-after-the-rain

這就是夢魘。

這幾天的夜晚,我夜夜難寢,戴著呼吸器聽著那嘶嘶的空氣聲,腦筋東想西想,想到的全都是些難以形容的東西,那些東西真實卻是扭曲,一陣陣,一聲聲,點滴到天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