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些花蓮的老照片...書籍的介紹
  • 269969

    累積人氣

  • 2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花蓮港神社建設紀念碑》

   古人喜歡立碑記功,這是因為碑碣大多以石為之,可傳之久遠。但是即使刻石記功,石碑卻也可能隨著時間風化模糊,或是毀於天災,更可能隨著改朝換代,或被推倒滅跡,或是磨去原本的碑文另刻他字,改頭換面變成另外一方石碑。這樣的例子其實屢見不鮮,花蓮鐵道文化館前的接收紀念碑,原本在日治時期的碑文是「獻身奉公」,戰後磨去原碑文,另外刻上接收紀念;又如現在於美崙國中操場邊的校史紀念碑,原本是花崗山上的表忠碑,結果戰後也是二易碑文,最後移置美崙國中內。此事可見拙作〈花崗山上的表忠碑〉

  建立於大正5年的花蓮港神社,是當時花蓮港一地日人重要的精神象徵,如此工程自然應當為文勒石,以記其事,只是在戰後的文獻當中並未提及花蓮港神社曾經有過碑文敘事,當然戰後初期的記錄中並不會提到這件事,但是在花蓮的文史工作者黃家榮所典藏的昔日花蓮忠烈祠影像之中,戰後花蓮忠烈祠的確曾經存在過一方石碑,上面刻的碑文是「成仁取義」,這可能就是將日人原本所留下的舊碑磨去原碑文後改刻的,但是隨著忠烈瓷改建為中國北方宮殿式建築之後,這一方「成仁取義」也隨之失落無蹤,我們還是少了原始的見證。

  不過,歷史終究不甘寂寞,還是會以出人意料的方式現身。在2016年日本的網路拍賣中出現了一組罕見的花蓮港神社早期的繪葉書,其中一張就是之前在文獻記錄中從未現身過的〈花蓮港神社建設紀念碑〉,這張〈花蓮港神社建設紀念碑〉繪葉書最後被我購買,前陣子曾經在我臉書上貼出,也幸好這張繪葉書印刷清楚,碑文除了一二字之外,其餘皆明白可識,下圖為〈花蓮港神社建設紀念碑〉碑首:



以下是全圖

下面為石碑全文:

 花蓮港神社之碑
   臺灣總督陸軍大將正三位勳一等功二級男爵安東貞美篆題
花蓮港之地曠野多尤宜開拓以時有蕃害往々沮止明治四十二年置廳以來施設得宜戶口歲增廳長石橋亨欲建一祠使民人有所信賴會貴族院議員荒井泰治以事來此喜其舉出金如于慫慂為之未果大正二年予承命來守是土適有理蕃事上下倥傯居期年畧了其事爾後產業蔚興生齒日滋私以為祠事不可緩於是有志者胥謀設之委員推予為其長始卜地於廳南花岡山有風害之虞後改米崙山其地三面負山社臨米崙溪俯瞰花蓮港街吉野賀田等新村落近接眉睫遠則蕃山疊沓聳雲巔立與海水之淼漫接天竝斂一眸最為勝區乃請官劃其地六甲六分有奇以為祠地鏟高填卑經營祠宇始今年一月竣九月費貲壹萬貳千餘圓皆邑人所出也其祀乃臺灣神社所祭四神四神全臺宗祀建之支祠以鎮其上禮也是月二十二日行鎮座式總督安東公特使地方部長楠正秋代奉幣行拜是日天氣晴朗文武官僚及士民與祭有百餘人眾庶遐邇來拜至於蕃黎為群熙熙覲儀者無不畏敬洵為盛事今人事多故法令所及猶或難作而至能速吉其成者工學士照屋宏都料匠田村千之助等諸氏義俠任其工副委員長以下委員諸氏能協心以率邑人之力也而前廳長竝荒井氏蕪為之端亦何能如此哉庶幾至今以後賴神之明威人々益勤其業田野(群)貨(●)殖民蕃相和各得其所以益享有其福祉也及建石請予文因記其始末以鐫之
大正五年十月 花蓮港廳長從五位勳四等飯田章譔
               勝部鍾一郎謹書

  以下試斷句:

 花蓮港神社之碑
 
     臺灣總督陸軍大將正三位勳一等功二級男爵安東貞美篆題
 
  花蓮港之地曠野多,尤宜開拓,以時有蕃害,往々沮止。明治四十二年置廳以來,施設得宜,戶口歲增,廳長石橋亨欲建一祠,使民人有所信賴;會貴族院議員荒井泰治以事來此,喜其舉,出金如于慫慂,為之未果。大正二年,予承命來守是土。適有理蕃事,上下倥傯,居期年畧了其事。爾後產業蔚興,生齒日滋,私以為祠事不可緩。於是有志者胥謀設之,委員推予為其長。始,卜地於廳南花岡山,有風害之虞,後改米崙山;其地三面負山,社臨米崙溪,俯瞰花蓮港街、吉野、賀田等新村落;近接眉睫,遠則蕃山疊沓,聳雲巔立,與海水之淼漫接天竝斂一眸,最為勝區。乃請官劃其地,六甲六分有奇,以為祠地。鏟高填卑,經營祠宇,始今年一月竣。九月費貲壹萬貳千餘圓,皆邑人所出也,其祀乃臺灣神社所祭四神。四神,全臺宗祀,建之支祠以鎮其上,禮也。是月二十二日,行鎮座式,總督安東公特使地方部長楠正秋,代奉幣行拜。是日,天氣晴朗,文武官僚及士民與祭有百餘人,眾庶遐邇來拜。至於蕃黎為群,熙熙覲儀者,無不畏敬,洵為盛事。今人事多故,法令所及,猶或難作,而至能速吉其成者,工學士照屋宏、都料匠田村千之助等諸氏,義俠任其工,副委員長以下委員諸氏,能協心以率邑人之力也。而前廳長,竝荒井氏,蕪為之端,亦何能如此哉!庶幾至今以後,賴神之明威,人々益勤其業,田野(群)貨(●)殖,民蕃相和,各得其所,以益享有其福祉也。及建石,請予文,因記其始末以鐫之。
 
  大正五年十月 花蓮港廳長從五位勳四等飯田章譔
                 勝部鍾一郎謹書

  日治時期日人所立諸碑,戰後或是碑文遭到竄改,或是被夷平無存,這方原本立於花蓮港神社的〈花蓮港神社建設紀念碑〉也是如此,在戰後完全看不到相關的記錄。然而此碑中對於神社興建的原由、遷地之故、捐金督工等事皆記載甚詳,對於花蓮港神社的歷史研究來說實在是不可多得的珍貴史料,雖然石碑現在已經毫無蹤影,但是這張將石碑完整記錄下來的繪葉書,說來不也是「下真跡一等」的珍貴史料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